Show newer

∵ 人类从不在过去的教训中学习经验。
∵ 历史是一个圈。

∴ 下一次闭关锁国是什么时候。

原先我一直觉得中文互联网圈戾气很重是因为新浪微博的用户群体受教育程度很低。

但是当一个对自己成为世界大国充满自信的国家的官方媒体都体现不出来任何最基本的体面的时候。

我觉得戾气形成的原因远不是教育程度这么简单。

HomePods 随机播放到交响乐版的Oblivion,工作中的我突然愣了下来。

我想念他们,想念我的部队,想念部队里的每一个人。

但我还没准备好面对他们,how could I.

They reminds me too much joy and sadness we shared in the past, and his death.

I can’t go back to face it all, not yet.

There are too much to be done before this last bit of pain and sorrows he left for me.

在晴朗的夜里,我会突然想起有你陪伴的日子。知晓未来的旅行不会再有你在身边,我沉溺在昨日的悲伤里停滞不前,我想带着这份悲恸继续前进,但我害怕,害怕我会一点点走出这份阴霾,这份痛苦,我害怕新的记忆会代替了你,新的快乐会让我忘记此刻的痛苦,忘记这最后关于你的回忆。

这份痛苦,他折磨着我,但它是我仅有的了。

也许这样想不对,痛苦以外,还有太多过去的回忆。

I miss him so much.

This grief is painful, but it’s also all I have left of him.

有的时候为了不做博士学业工作列表上事,我真的是做了好多其他的事。

练乐器
学新的编程语言
重新布置家具收拾屋子
写博客
做产品设计
做ux设计
编曲子
写app

最后累到筋疲力尽倒在床上一想到自己博士研究还有100+没做完的事就瞬间精神但又无奈体力耗尽只能“明天一定”

欢迎刚刚加入我们的 @Shwinta 部队长和大猫群的 @lazylion @ailike @lee403747585 @Nyanta33 各位。还请尽情使用这个实例,数据库可能有点紧张,不过不用担心如有需要,我会去升级的。

另外,还请不要发布儿童色情,包括拉拉肥的内容,以及下列违反我们主机商所禁止的内容。

And welcome @johnknight joining our instances, this instances is mainly designated for our FFXIV player guild, but feel free to use it as you wish. (under our host service Terms of Services of course. )

“优しい诗を呗っていたい”
(想为他们唱一首 温柔优美的诗歌)

“弱い人にも强い人にも”
(无论是坚强的人 还是软弱的人)

我还记得刚开始读博士时的我,觉得博士绝对是性价比最低的课程,大学除了给我的研究伦理背书,给我一个工位以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后来在Dept. Dean 的讲座上听到了这样一句话,“博士的训练,就是要你们去培养系统地掌握大量知识的能力。”

在那之后我才恍然大悟,我的博士项目没有任何必须出勤的课,但我可以去申请任何我需要的资源,无论他是哪个学科,哪个学院的课程,我可以去听任何一门我想听的课。

有时候我会希望自己知道这一点知道的更早一些,那样我的博士第一年,就不会在迷茫与碌碌无为中度过。

如果你也跟我一样在做一门跨学科研究,你的博导其实很难知道你需要什么,你也应该明白作为一名博士生,没有人比你自己更有资格去给你排课,理清思路,想好前方的路上你还需要什么,披襟斩棘地去掠夺吧,人类千百年来的知识就是为了你下一个微不足道的突破。

突然对一个人动了心。

倒不是没有告白的勇气,但以我现在的处境,我可以很准确地推测出我们会有着什么样的结局。

留意了很久的一个域名马上就要过期了,在考虑要不要入手。

检索了一下Whois信息,我知道它的现持有人是一名作家,但我不知道的是他的妻子已经81岁了(所以他也应该80+了,他们域名的Whois登记的是他妻子的信息)。

知道了这些之后突然有点犹豫… 有一种抢走别人遗产的感觉,也许我应该联系一下他,给他发一封邮件。

#cnBeta [视频]科学家研发新型自愈材料:自逾期从24小时缩短至1秒 cnbeta.com/articles/science/10

Show older

Dawnhawk 苏联的晨鹰's choices:

幻痛部队的长毛象

这里是佣兵部队Assault《幻痛》的中文长毛象(Mastodon)实例,我们承接各类佣兵委托。